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雨情梦**

** 华夏经纶展 文章熠熠辉 **

 
 
 

日志

 
 

(原创) 长篇小说:烟雨情梦 (1)第一章 初 露 (一)  

2007-08-29 15:45:11|  分类: 长篇小说(原创)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长篇小说:烟雨情梦 (1)第一章  初 露 (一) - 烟雨情梦作者 - **烟雨情梦**

 

 

 

(1)第一章  初 露 (一)

 

  故事的发生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头,但思考的丝弦不会掐断,讲述的情节依然回味无穷,依然在记忆与延续之中......

  那是一九六五年的夏天,是水稻成熟的季节。在江南,有一座历史悠久而文明的古老县城。一条悠长的河床,犹如一条玉白色的飘带飘飘绕绕在古城的边旁。沿着河岸由西往东走,可见一条狭长的古老街道,人称老街,当地人俗称河街,有着不一样的情景。啊!街,繁华商铺对称,鳞次栉比;街,麻条石铺面,平板宽敞,(足有十里长);街的尽头有一所风雅别致的医院,——医院的周围,杨柳垂直,古木参天。

  叮、叮、叮……电话铃声在院长办公的地方急促响起。这个初看似乎寂静的庙宇,平时很少有人来敲钟,突然来了电话,或许今天有点意外。只见院长慌忙放下手中的钢笔,拿起了电话筒。“喂......是镇医院吗?”对方声音显得十分急促,喘气的声音明显粗糙,连电话筒的膜片都感觉在震动。

 “是.”院长不敢怠慢,连忙做了回答。

  来电话的人紧接说:“......我是镇党委办公室,现在下达紧急通知:今年全县水稻大获丰收,双抢(抢收、抢种)工作即将展开,但劳力十分短缺,湖滨公社已经告急求援,经县委和镇党委研究决定立即抽调部分机关干部、城镇居民以及在校中学生组成‘双抢突击队’,奔赴农村参加双抢。你院必须抽调三至五名医生组成双抢巡回医疗队,配合‘双抢突击队’圆满完成今年夏收、夏种任务。”

  院长放下电话筒就有点犯难,眼下是农忙的季节,也是病发的高峰期,来医院看病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医院原本人手紧张,各科室还在使着劲地向他要人哪!这下可好,屋漏偏逢天下雨,还得向外派出医生,你说该怎么办?怎么办?——县委、镇党委的紧急通知你敢置苦罔闻、拒不执行吗?那他是不敢,给他两个脑袋也不敢。那个年代绝对服从是组织原则,他不能违背这个原则。现在遇上这点困难,当领导的人只有在自己肚子里盘算,自己动脑筋、想着办法解决难题。——挤,对!唯一的办法就是挤,挤出人来组成“双抢医疗队”。——(不挤,能等待上级来解决问题吗?)

  院长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盘算着、琢磨着,挤半天,还差一人挤不出来。正在犯愁眉头不展之时,一个身材不高,长得还算有点潇洒、英俊的小青年——“鬼使神差”,哈,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地跨进了他的办公室。“院长,有件事我得向您汇报……”看见了他,院长眼睛一亮,放出了想象不到的异彩。哎,暂不要急于汇报……“办法有了。”院长哈哈地笑了起来。

  就这样,几天以后。美丽富绕的淡水湖畔,一个神话出奇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神奇的故事。——湖面上,碧波万顷,波光粼粼;田野里,稻浪翻滚,鸟语花香;一场暴风雨刚过,远处不仅出现一条七色彩虹斑斓的天空;而且水天一色,构成了一幅最美、最壮观的图画。

  “太阳出来啰喂,喜洋洋……”

  湖畔小路,传悠扬淳朴歌声,飞过田野,跳越溪流,一直扩散到遥远、遥远的地方。唱山歌的人,小伙子,高高的鼻梁,亮亮的眼睛,走起路来一蹦一跳,嗬!好神气呀!瞧他一付得意的样子,不难看出这个时候的他表现得是何等的无忧无虑。浩海,刚刚满十六岁,古城镇卫生院的实习生(也叫学徒),人称“小调皮”。听听这外号,就知道有一半的机灵,也有一半的“傻气”。是被院长最后选中的“双抢医疗队”队员。(临时担任分队巡回医疗工作)他一边高兴地唱着,一边愉快地走着。当快要走进“双抢大队”驻扎地村庄的村口时,嘘!出了神奇,有点像“山崩地裂”——崩裂出了一桩“怪事”。

   村口上。 一位美女,貌似天仙,简单瞧她的长相都会让你感觉她似乎来自另一个星球,美貌与其无比。瓜子脸、银杏口、柳絮眉,说有多漂亮就有多漂亮;再瞧瞧她的服装,上穿一件白色短袖紧身衣,下套一条新式兰色西短裤,完完全全一付大城市姑娘的气派,真可谓百里内外绝无仅有。她立站在那里,等待着这位来自医院的“先生”,也是传说中的”小调皮”。

“请问,你是浩海吧?”姑娘很有礼貌地问着,问话的声音很甜、很香、很温柔。——是一般人都会被她的貌、甜、香、温柔迷倒!小伙子“愣”了一下,望着这位陌生的姑娘就有点犯傻,咦、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天仙?她怎么认识我?——怪哪!出哪门子邪?不过这个时候的他真还不是那馋嘴的猫,不会去沾任何一点一滴的“腥”。只当什么没看见,没听见,低下脑袋依旧走自己的路。“装聋作哑”——想得挺美,走得了吗?

  “喂,我在问你呀,你是浩海吗?”姑娘再次问话儿的同时,伸出小白玉般的手挡住了他的去路。——想走却走不了,没有办法只好收脚步。“怎么知道我叫浩海?” 嗡声嗡气,绷着脸,没有好颜色,似乎让人家嵌了他的眉毛,感觉不舒服。

  “哈哈,大名鼎鼎的‘小调皮’,全古城都知道谁还会不晓得?如闻其声,如见其人,早就领教了。”说完放声朗朗大笑起来,笑得是那么欢,笑得是那么开心,似乎整个原野都让她笑得开阔起来。他被笑蒙了,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要与你同路行”。

   什么?凭着姑娘的这句话,好像是说得天塌下来似的,吓坏了浩海。“小调皮”张开吃惊的嘴巴,像离开水面的鱼,老半天合不拢嘴。他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摸了摸,哎!有感觉,挺正常。又夹着不敢相信的手指着姑娘,带着满面猜疑态度问:“就是你和我......没有别人?”

 “对呀,就是你和我。为什么还要别人?” 她也感到奇怪,小浩海为什么听到“同路行”后会是这样的惊慌?

  ——糟糕!大白天,我碰到鬼!哪里惹来的麻烦?好一个浩海,放在自己心里犯着嘀咕,口蘑肯定在舌头留不住根,不假思索吐出了四个字:“胡说八道!”(像扔炸弹),姑娘吓了一跳,小伙子自己也吓了一跳。哎!怎么这样跟美女说话?——她气昏了。想不通,也弄不明白小浩海为什么会这样蛮横、粗鲁、不讲理?难道是自己不对说错了什么得罪于他才会如此?仔细想了一想,前后总共才说了三句话,没有呀,那是怎么回事呢?哦,明白了,大家都说他是“小调皮”,没错,他准又是调皮了。

  其实姑娘这样判定还真有点冤枉小浩海,他这个时候的蛮横粗鲁,并不是不想讲道理,而是小伙子本能条件的反射,缘由可说是,——和尚不敲木鱼敲脑袋,自己跟自己叫劲,说起来应该另有隐情。“双抢大队“组建时,领导者最担心队伍会出现男女之间作风问题,防患未然,就特别制定一条比铁还铁的纪律,由大队长在大会上宣布:“双抢期间,一男一女一律不准单独一起活动。谁要违反,纪律处分。”那个年代,领导的话就是圣旨。“圣旨”呀,小浩海敢违抗吗?——姑娘不知道这么多则不管这些,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问:“谁胡说八道?谁胡说八道?”——小伙子碰丁了,为难了,哑口了。 如果,他把领导的话象放录音机一样重播一遍,或许姑娘会明世理不再与其纠缠计较。可是“小调皮”必竟是“小调皮”,天生一付顽劲偏偏不说,反而把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他朝姑娘狡黠一笑,然后抬起手腕往边旁一指,说:“你去问他。”

 “问谁?” 姑娘顺着浩海手指方向转个身了去仔细看了看,看了半天,别说人哪,连个影子也没有。当她再回过头来找浩海时,——哧!小伙子已脱身离去一丈多远,这才明白上了“小调皮”的当。

  望着远去的背影,姑娘真的领略到“小调皮”的调皮劲,思前想后哭笑不得,不由在心里骂着,好哇,“小调皮”你神气,你有种,你走,看你今天能走到哪里去?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要追到你。——姑娘也不是省油的灯,不好惹呀!她拿定了主意,拔腿尾追浩海身后而去。

“双抢大队”指挥部临时设在湖滨公社湖滨大队。 指挥部最高领导者叫左润开,身材魁梧,气宇非凡,是个很有组织才华和能力的领导权威干部,任古城镇党委书记、现任“双抢大队”大队长。他此时正在收集整理各个分队夏收、夏种任务完成的数字,见小浩海到来,则点了点头,便放下了手中的活,问:“你们分队的情况怎么样?”

  浩海回答:“还好,这两天分队没有生病的,劳动出勤率很高,几乎是百分之百。”

 “哦,有这么高呀?”

 “有,不会骗您。分队的卫生条件比以前改善多了,照这样下去完成任务没有问题。”

   小浩海进得大队部后,立即向这位在自己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左书记汇报分队卫生工作状况。——思路敏捷,口齿伶俐,复杂的事情简单有板有眼。左书记不仅打心眼里喜欢浩海,而且对小伙子的情况了解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 他知道浩海聪明能干,责任心强,这次委于他巡回医疗的重任,一方面是医生人手确实缺少,另一方面也是医院院长大力推荐,才得到了大队部的批准同意。不容易呀,一个才十六岁的人挑起如此负重的担子不说是奇迹也是件了不起的事,不过,左润开没有因此放松对浩海的管理,相反对浩海的要求特别严格。破例规定每隔一天必须到大队部来直接向他汇报一次工作。——今天正好是汇报的日子,这不,他自觉地就来了。

 “好,好”。左书记连声说了两个好字,一是对小浩海的工作给予了一个肯定,二也是给予了小浩海一种精神鼓励,让浩海听了,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好,好什么?他坏透了!”

  ——好似一路顺航的船只,突然遭遇到逆风;很不满意的埋怨声音从大门口传了进来。浩海扭头一瞧,哎呀!我的妈呀,叫一声干哭都来不及,她怎么也跟来了?顿时,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

  左书记看见姑娘的到来,而且见她是带着那样忿忿不平的样子走来,再看看”小调皮”那额头上开始冒出汗珠,心里已经明白过半,知道可能发生过的事,不过他还必须装个不详,明知故问:“怎么回事呀?”

 “您问他,问这个‘小调皮’。”姑娘怒气冲冲,伸出来的手指差一点碰在小浩海的鼻子上,恨得小浩海咬牙切齿,眼珠子瞪得比磨盘还要大。

 “浩海,怎么啦,说话呀,变哑巴吗?”左书记不用拐弯摸角,就直接把问题丢给了他,并没有给“小调皮”留下申辩的余地,硬逼着要他直接来回答。书记的这道关不好过,“小调皮”想打马虎眼都难,——非说不可。好!说就说,我还怕你丫头不成,浩海心里想着事理,则牛了起来。“您在大会上规定一男一女不准单独活动,是吧!可是,她想和我‘单独’,这违犯纪律的事,你也不会答应的嗬!”

 “扑嗤”——

   看见“小调皮”那付一本正经、道貌岸然的样子,尤其是那种严肃的脸色神态,左书记忍不住笑了。 他这一笑,倒把两个小青年弄糊涂了,相互朝对方瞟了一眼,哎,谁又做错了什么?——其实,谁也没做错。

 “浩海,你知道她是谁?”左书记收下了笑容,准备和小浩海认真地谈一下,采用的方法是先用个开导的话题让他作答,然后再来启迪教育他。浩海摇了摇头,他压根就没有和她见过面,就连夜里做梦都没有梦见这样绝色美女,哪能认识她呢?

“好,我问你第二个问题,这正常的往来与那非正常的往来有什么不同?”

  浩海听了以后似乎有点明白又似乎不明白,好像明白与不明白总在交叉之中,眨巴、眨巴眼睛,表现是回答不上来。

 “那好,我再问你大队部做出规定其目的是为个什么?”左书记的问话,已经提高了声音,看样子是要动真格,而真格与不真格也是在下意识的掌控之中。浩海似乎弄懂了一点,但欲言又止,既然前面的问题都没有回答,后面一道则也算了,索兴不啃声,继续装“哑巴”。

 “好哇,一问三不知,你真有能耐,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看你回答还是不回答?”

  浩海仰起了头,竖起耳朵,认真听左书记要问的最后一道问题。

 “有没有对她非礼呀?”

 “没有,没有!”

  左书记的这一问那还了得,比“山崩地裂”还要“惊天动地”。小浩海立刻慌了起来,赶忙做回答,生怕自己的舌头少了半截,还附加了动作,摆了摆手,表明自己是正人君子,对这陌生姑娘没有丝毫非礼,“不信,您问她。”

  还说问她呢?她正捂着嘴巴笑。看见“小调皮”被大队领导“治”成的傻样,姑娘开心的笑了,笑意中似乎也明白了浩海在村口态度的原委。“难怪他那么横,原来是为了这个‘规定’,你早说不就没事,我也不会告你的状”。—— 冰消瓦解,用不着解释,姑娘顷刻之间就原谅了他。

  书记更加喜爱小伙子,没有再为难他。而是平声和气地将姑娘的情况与他做了详细介绍。

   张曼秋,十八岁,省城护士学校应届毕业生,刚分配到古城镇卫生院工作。在医院报到时听说“双抢医疗队”缺少人手,则主动要求下乡来到湖滨。大队部研究决定让她和浩海在一个分队,由此就出现了姑娘在村口等小伙子的那一幕。 哎呀!真是大水冲破了龙王庙,自家不认识自家人。当听说姑娘竟是自己同一个单位的同事,差一点叫了起来。

 “小张,真对不起!刚才的事……”

 “没有关系的,不知者不怪罪嘛!”

   哈、哈、哈……一阵大笑,笑得前仰后翻,变得十分亲热起来。

   看到这对年轻的思想如此冰清玉洁,开明,开朗,左书记感到特别高兴,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千万不可以再嘻闹玩耍,要互相好好配合工作圆满完成这次任务。”——语重心长,表示着一个领导者对自己部下人员的亲切关怀。

 “是!”

  俩个人同时做出了回答。

  他们的回答是很响亮,能不能做到则又是另一码子事,有一句俗话叫做“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别说办事不牢,就连说过的话也不牢靠。

他们是走出没多远,在回分队的路上,闹出一回更烦心的“怪事”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99)| 评论(2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